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华创科技 > 华创智库 > 华创视点 >

王宝强离婚事件引起的内容创业的思考

时间:2016-08-27 19:16来源:平顶山华创科技 点击:

内容创业:不过是在无趣和还算有趣之间,做一个选择

这两周因为王宝强的一则声明,炸出了一群微信公号运营者。各家小编,从经济学、面相学、营销学、两性关系、财产分割、生物技术、股票走势等等各种姿 势强行挤入这场娱乐盛典,不聊聊王宝强,不编几个段子,都不太好意思说自己是个做公号的。刚刚被“洪荒之力”扫荡一轮的公众账号,现在又被“宝宝不哭”攻 陷了。
 

为什么新媒体对“热点”如此饥渴?不追“热点”还能做新媒体吗?千篇一律的“洪荒之力”和“宝宝不哭”,新媒体还有写作这回事吗?
 

在咪蒙最火,也最受争议的时候,有人对咪蒙的评价是“她一点一点封死了自己在写作上的追求”,但事实上,新媒体可能跟写作并没有太大的关系。
 

新媒体本质上是营销,而不是写作


新媒体的底层逻辑是流量。阅读量、转发量、点赞量,所有的指标都是流量单位。

也因为是以流量为中心的事儿,大多数新媒体创业——或者说内容创业,最后做的都是基于流量的生意。内容创业中两大主要的商业模式——电商和广告,都是基于大流量变现的模式。文字只是低成本获取流量的手段,所以100000+才会成为衡量优质内容的门槛。
 

流量背后是人,要想获得低成本的流量,就要迎合人的需求。什么样的需求流量最大呢?
 

惊悚、恐惧、鸡汤、互撕、两性等等击中人性最底层需求的情感。只有这样的切入点才能获得最普遍的流量。所谓热点,也是击中普遍流量G点的事件。
 

所 以,新媒体的第一要义是“迎合用户”。“需求”这个词语在互联网时代应用尤其频繁,原因在于互联网的底层逻辑是规模化,只有“迎合用户需求”才有用户基数 和所谓的规模化,规模化之后解决效率匹配等等才有意义。新媒体也不例外。最开始,需求还只是基于优化用户体验的“迎合”。但是在新媒体上,由于媒介是文 字,“迎合”变成了基于情感的催眠,这是营销的目的。
 

所以,承载于微信公众账号的新媒体内容,本质上并不是写作,而是营销。在这样的环境下讨论咪蒙是不是封死了自己在写作上的追求根本没有意义,这就好像说一个写文案的正在封死自己在小说创作的可能性而已,根本不属于同一个范畴。
 

以流量为中心的内容,它最大的价值是他带来的流量——也就是社群,而不是内容本身,社群可以产生转化率和购买力。在此,文字的价值在于引流,而不在于文字本身。
 

为什么基于微信公众账号平台的文字内容本身无法构成价值呢?
 

版权价值缺失造成的流量为大


不是文字内容本身无法构成价值,而是基于营销的文字内容无法构成价值。
 

在新媒体圈里,《时尚先生》打开了一种全新的内容价值模式。《时尚先生》的两篇特稿内容——《太平洋大逃杀亲历者自述》和《黑帮教父最后的敌人》,杀入影视圈。在大多数依然依靠流量驱动的内容创业背景下,《时尚先生》的两次版权交易清晰地描绘出内容本身价值的可能性。

内容创业:不过是在无趣和还算有趣之间,做一个选择

与 营销文字不同,真正基于内容本身的文字很可能天然具有价值,它会获取流量,但并不以流量为中心,而将力气放在情节、故事、结构、人物刻画等等写作本身上。 营销文字是在告诉你这个世界的单一性和快感,而基于内容的文字则描述了一个复杂的、有痛感的世界。因为复杂,所以不再单纯依赖流量的价值。
 

复杂也就意味着难以复制。虽然国内的版权市场依然混乱,对优秀内容的保护机制也并不健全,但优秀的内容因为本身的难以复制,版权的价值会更高。当内容可以构成版权的时候,流量作为写作方向指挥棒的角色便会被削弱——营销内容有版权,但并不具备更大的版权价值。
 

文字本身的自我版权保护能力很弱,即便是在原创保护做得不错的微信平台,依然无法保证原创作者的版权不受侵害。这也是微信平台“洗稿”不绝的原因。
 

我们这里主要讨论文字内容,之所以不讨论视频内容是因为视频内容本身具有版权价值,和文字内容有所不同。
 

影视繁荣带来的写作空间


《时尚先生》的两个版权提供了一个巨大的想象空间:基于广告和电商模式的营销文字不再是单一的内容价值,专注写作的人的红利时代来了,因为影视行业的繁荣,写作者的想象边界被拓宽了。
 

事实上,写作者和影视作品之间的合作最早是在晋江实现的。众多大的电视剧IP均来自畅销小说,穿越、仙侠、玄幻等等题材畅销小说成为影视剧剧本的主要来源。
 

但晋江时代的小说能够满足的市场有限,更大的题材空间等待着被新的内容创新模式填补,以前是晋江,现在可能是“真实故事计划”、“smart&story”、“地平线”等等虚构和非虚构写作者workshop。
 

国 内影视市场的繁荣和中国影视行业工业化程度低的现状,这两者会成就一个写故事者最好的时代——如果你愿意、并且能够写出好故事的话。与新媒体营销文字不 同,故事写作更关注内容本身,对于写作者来说,需要考虑的是写出好的故事,不是直接撩拨读者的爽点。当写作不再直面流量,不需要用最粗暴的方式、最短的时 间撩起广大人民群众的嗨点,对写作的追求才会显得有价值。
 

话说,你看到的咪蒙正在做第一种文字,但你看不到的咪蒙正在做第二种文字,在没有看到她的第二种文字之前,真的很难说,她正在封死自己在故事写作上的追求。要知道,咪蒙背后其实是一个编剧公司。
 

除了100000+,大家终于可以聊点别的了


不 适合长文阅读、单篇文章停留时间短、碎片化、信息打扰等特点(是特点,不是问题),导致微信公众号平台上互撕比讲道理更易获得流量。然而,对写作者来说, 它依然算是目前“最好的中文写作环境”,它为不同圈层的写作者自由匹配精准的读者,从创作者到读者的通道,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的通达。
 

一方面你发现,这是写作者最好的时代;一方面你又清楚地明白,一条王宝强离婚的声明,要比一篇特稿更容易获得流量。优质的内容和流量的尺子之间出现的错位,应该由其他更精密的价值体系补偿。流量不应该成为所有内容的唯一度量。
 

当 内容不直接面对流量,内容的价值或可参考出版时代,不过相对于出版,影视能够将内容的价值放得更大,影视的受众更广、消费频次更高。无论是“真实故事计 划”、“smart&story”、“地平线”,如果野心巨大,都会以“故事工厂”的形式在影视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既流量之后,写作和资本互相 成就的日子来了。
 

最近“真实故事计划”获得融资,李海鹏加入亭东文化,文本内容本身的价值成为这一波创业的主体,不再是流量的工具。流量不再成为唯一标尺之后,除了100000+,大家终于可以聊点别的了。
 

最坏的打算也就是,内容创业,不过是在无趣和还算有趣之间做一个选择而已,毕竟都是无论流量还是影视,都要面对一把剪刀。

最新案例
0375-7368899 工作日:9:00-18:00
华创微信二维码